导航菜单

二季度人才报告:成都在应届生期望工作城市中排第三

封面记者蔡诗琪

最近,在线招聘平台BOSS被直接发布《2019二季度人才吸引力报告》。报告显示,第二季度人才市场需求同比增长23.1%,同比增长31.9%。基于春季跳槽,求职和新职业需求的多重叠加效应,就业市场的供需双方同时增长。根据国家统计局7月15日发布的官方数据,2019年上半年,城市新增就业人数为737万,达到年度目标的67%,其中创造了413万个新就业岗位第二季度,环比增长。 27.5%。

北京的平均月薪为元,继续引领全国2019名大学毕业生聚集在新的一线城市申请就业

据报道,前50个城市的白领平均月薪为7362元。北京的平均月薪为元,其次是上海,杭州和深圳,分别为10,798元,9,865元和9,819元。广州继续其第一季度业绩,排名第六,与“北方和上海”之间的差距,平均月薪为8046元。

在2019年第二季度,每个城市的人才吸引力指数发生了很大变化。北京继续排名第一,广州首次超越上海和深圳,略有优势,进入前三。杭州已落户第一组,并与同级别的一线城市竞争。与此同时,凭借其高水平的人才关注,郑州凭借其丰富的人才供应,在第二季度跻身前15名,供需平衡。

每年的第二季度是大学毕业生的最后一个工作季,今年也不例外。根据BOSS的直接就业数据,2019年毕业生的平均月薪为5580元。与此同时,新生希望上班的15个城市都是合肥以外的一线和新线城市。杭州和成都都位居前五,甚至超过上海和深圳。随着户籍改革等人才政策红利的到来,迁入新的一线城市是近年来大学生的共同选择。与竞争激烈的一线城市相比,年轻人对城市环境和生活质量的要求与前人不同。

与此同时,为了争取更多人才,第二季度新一线城市的月薪增长了5.3%。在一线城市,月薪1万元的职位数占一线城市招聘总需求的37.1%,而新一线的“月薪超过1万”职位城市占18.9%。薪酬仍然是新一线城市和一线城市高层次人才快速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

前沿技术职位继续垄断高薪排名。城市服务业对供需两端的需求仍然不匹配

数据显示,前沿技术类人才吸引力指数继续位居榜首,该指数的绝对值有所增加。然而,十大极具吸引力的工作都面临着严重的人才短缺问题。搜索算法,数据架构师,架构师等方面的差距超过50%,市场需求与人才质量之间存在显着的不匹配。

与此同时,尖端技术职位继续垄断高薪职位,而算法职位的建议月薪仍然是最高的。新一线城市的技术人才招聘有六项重点观察,天津增长率最高,为5.9%。然而,与第一季度相比,这六个城市的技术人才招聘总体比例略有下降。这一方面反映出这六个新的一线城市技术人才的准入门槛逐渐增加。

与前沿技术工作相比,城市服务业的基本职位更加冷清。第二季度,城市服务业基本岗位人才吸引力指数再次下滑。近年来,新一线城市生活服务业就业需求持续增长,工资普遍提高;另一方面,年轻服务业从业人员对工作环境的要求也显着提高,希望通过学习和跳槽将年轻人转移到白领工作。人口比例继续上升。供需双方的有效协同匹配尚未完成,导致城市服务业人才吸引力发生重大波动。

贸易/进出口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专业服务已成为最受欢迎的行业之一

2019年第二季度,各行业人才吸引力指数普遍反弹。互联网行业再次回到顶峰,人才吸引力指数上升33.1%。与此同时,贸易/进口行业的人才吸引力指数已上升至第四位。据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中国货物贸易和出口贸易总额为14.67万亿元,同比增长3.9%。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总额4.24万亿元,增长9.7%。

在第一季度报告中,BOSS直接提出“具有公共服务属性和长期价值的行业迎来了快速升值期”。从第二季度的数据来看,在国家需求持续强劲和5G技术开放商业化的背景下,医疗卫生和电子通信行业人才需求大幅增长,人才吸引力指数排名前十。受政策调整的影响,娱乐业在第二季度跌出前十。

由于人才竞争激烈程度的显着增加,各行业的JMPI指数有不同程度的下降,金融业经历了最严重的下滑。互联网/IT行业和专业服务行业的JMPI指数已经逆转这一趋势,特别是在专业服务行业。 JMPI指数首次跻身前三。随着对商业环境升级的强烈需求,专业服务行业的重要性更加突出,行业本身正处于全面的技术升级过程中。

封面记者蔡诗琪

最近,在线招聘平台BOSS被直接发布《2019二季度人才吸引力报告》。报告显示,第二季度人才市场需求同比增长23.1%,同比增长31.9%。基于春季跳槽,求职和新职业需求的多重叠加效应,就业市场的供需双方同时增长。根据国家统计局7月15日发布的官方数据,2019年上半年,城市新增就业人数为737万,达到年度目标的67%,其中创造了413万个新就业岗位第二季度,环比增长。 27.5%。

北京的平均月薪为元,继续引领全国2019名大学毕业生聚集在新的一线城市申请就业

据报道,前50个城市的白领平均月薪为7362元。北京的平均月薪为元,其次是上海,杭州和深圳,分别为10,798元,9,865元和9,819元。广州继续其第一季度业绩,排名第六,与“北方和上海”之间的差距,平均月薪为8046元。

在2019年第二季度,每个城市的人才吸引力指数发生了很大变化。北京继续排名第一,广州首次超越上海和深圳,略有优势,进入前三。杭州已落户第一组,并与同级别的一线城市竞争。与此同时,凭借其高水平的人才关注,郑州凭借其丰富的人才供应,在第二季度跻身前15名,供需平衡。

每年的第二季度是大学毕业生的最后一个工作季,今年也不例外。根据BOSS的直接就业数据,2019年毕业生的平均月薪为5580元。与此同时,新生希望上班的15个城市都是合肥以外的一线和新线城市。杭州和成都都位居前五,甚至超过上海和深圳。随着户籍改革等人才政策红利的到来,迁入新的一线城市是近年来大学生的共同选择。与竞争激烈的一线城市相比,年轻人对城市环境和生活质量的要求与前人不同。

与此同时,为了争取更多人才,第二季度新一线城市的月薪增长了5.3%。在一线城市,月薪1万元的职位数占一线城市招聘总需求的37.1%,而新一线的“月薪超过1万”职位城市占18.9%。薪酬仍然是新一线城市和一线城市快速发展以争夺高级人才的重要因素之一。

前沿技术职位继续垄断高薪排名。城市服务业对供需两端的需求仍然不匹配

数据显示,前沿技术类人才吸引力指数继续位居榜首,该指数的绝对值有所增加。然而,十大极具吸引力的工作都面临着严重的人才短缺问题。搜索算法,数据架构师,架构师等方面的差距超过50%,市场需求与人才质量之间存在显着的不匹配。

与此同时,尖端技术职位继续垄断高薪职位,而算法职位的建议月薪仍然是最高的。新一线城市的技术人才招聘有六项重点观察,天津增长率最高,为5.9%。然而,与第一季度相比,这六个城市的技术人才招聘总体比例略有下降。这一方面反映出这六个新的一线城市技术人才的准入门槛逐渐增加。

与前沿技术工作相比,城市服务业的基本职位更加冷清。第二季度,城市服务业基本岗位人才吸引力指数再次下滑。近年来,新一线城市生活服务业就业需求持续增长,工资普遍提高;另一方面,年轻服务业从业人员对工作环境的要求也显着提高,希望通过学习和跳槽将年轻人转移到白领工作。人口比例继续上升。供需双方的有效协同匹配尚未完成,导致城市服务业人才吸引力发生重大波动。

贸易/进出口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专业服务已成为最受欢迎的行业之一

2019年第二季度,各行业人才吸引力指数普遍反弹。互联网行业再次回到顶峰,人才吸引力指数上升33.1%。与此同时,贸易/进口行业的人才吸引力指数已上升至第四位。据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中国货物贸易和出口贸易总额为14.67万亿元,同比增长3.9%。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总额4.24万亿元,增长9.7%。

在第一季度报告中,BOSS直接提出“具有公共服务属性和长期价值的行业迎来了快速升值期”。从第二季度的数据来看,在国家需求持续强劲和5G技术开放商业化的背景下,医疗卫生和电子通信行业人才需求大幅增长,人才吸引力指数排名前十。受政策调整的影响,娱乐业在第二季度跌出前十。

由于人才竞争激烈程度的显着增加,各行业的JMPI指数有不同程度的下降,金融业经历了最严重的下滑。互联网/IT行业和专业服务行业的JMPI指数已经逆转这一趋势,特别是在专业服务行业。 JMPI指数首次跻身前三。随着对商业环境升级的强烈需求,专业服务行业的重要性更加突出,行业本身正处于全面的技术升级过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