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嘭!” 百转一响香了几代人 重庆爆米花爷爷从少年摇到白发

百转一响香了几代人 重庆爆米花爷爷从少年摇到白发“嘿!”一声巨响,Cizhu村的宁静夏天似乎突然嗡嗡作响,刘正龙的大坝头缓缓升起白烟,烟雾弥漫着糯米粒的焦糖气味,渗透着田野。爆米花童年记忆深处的食物诞生了!

最近,在渝北区慈竹镇,在镇上寻找一位民间老工匠,一位62岁的爆米花爷爷刘正龙进入了视野。从十几岁开始,带着一台手摇爆米花机走在街上寻找生活方式,用这种工艺,刘正龙娶了他的妻子和孩子,现在住在一个小房子里,孙子是两个。这款黑色闪亮的手动爆米花机并没有落入刘正龙的手中。

刘正龙正在准备工作

一种美味又有利可图的好工艺

刘正龙的家人住在慈竹村,距离慈竹镇十分钟路程。位于路边的小农村诺达的一座小坝是刘正龙的故乡。

刘正龙身穿蓝色布料,黑色的脸上长满了皱纹,老人的手正在炉子里加入木炭。这位55岁的妻子容淑英被刘正龙震惊,这对老夫妻有默契。

看着有人开枪自杀,刘正龙花了一辈子的老手艺,笑容十足,有点害羞。

“这台机器已经使用了几年。我已经使用它40年了,而且已经走了很多。”黑色的手摇爆米花机和刘正龙的白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刘正龙去了爆米花机。倒油并介绍他的“老头”。

刘正龙正在准备工作

唐绍文教给他刘正龙的工艺。唐少文既是他的妹夫,也是他家里第三代手摇爆米花。他只知道唐少文的家人炒了几年爆米花,十里巴村去寺庙做庙会。那时,唐绍文忙着拿爆米花机。

“那时候,我经常看到他吃爆米花。这是一种美味且有利可图的好工艺。我认为这很有意思。”刘正龙说,赚钱分担家里的负担是他的梦想。因此,在他十几岁的时候,他带着一个手摇爆米花机,从半月到同事找到了唐绍文艺。他一边走了两个多小时。

就这样,姐夫成了大师,刘正龙成了第四代当地爆米花。

油均匀地分散到内筒后,刘正龙开始放玉米粒

走在街上的一锅食物的两个角落

加入油后,刘正龙开始摇动爆米花机,使油均匀地分散到内筒中。然后,刘正龙倒入玉米和糖,密封盖子,开始在煤炉上以恒定速度摇动。

红色的火焰在黑色爆米花机周围,被包围,蹲下和跳跃。荣淑英在旁边的地上放了一个塑料袋和一个铁盒子,然后把一根长竹竿放进篮子里。这些房屋古老而古老,就像这对老夫妻脸上的皱纹一样,充满了沧桑,但却带着善意。

以恒定的速度摇动爆米花机并掌握火焰。

刘正龙用一只手技巧和节奏地摇动爆米花机。一只手不时地在炉子上添加木炭,邻居们也被包围起来加入乐趣。 “刘师傅,还有很长时间才能爆炸吗?”邻居方先权既害怕又兴奋,并从耳边对刘正龙说道。

“你怎么知道火不够?一般来说,你可以看到压力表。它将是0.7-0.8。”刘正龙说,爆米花通常需要一百多吨,最后爆米花就出来了。因此,它还有一个优雅的名称“100转和一个环”。

“你有多少次动摇我?”刘正龙笑着说。

之前没有煤作为燃料,这是涩谷脱粒后留下的棍子。刘正龙说,带着这台机器下乡,去农村,去庙会,哪里去哪里,出门几天,几十年。

“当时,两个角钱一锅,都是原料,一般外出赚二三十元。”刘正龙笑着告诉记者,这比耕种要强,依靠门艺讨论妻子。回到家,日子越来越好了。

添加木炭

味道立即回归童年

“注意,火势即将到来!”刘正龙提高了声音。

在爆米花机达到所需压力后,爆米花机中玉米的水分蒸发,淀粉液化。刘正龙说,但在压力降低之前玉米不会爆炸。

爆米花已准备好发布

这时,刘正龙离开了加热炉体远离火源,将爆米花机的嘴放入刚准备好的竹筏中,用铁棒打开爆米花盖。

“嘿!”一声巨响,Cizhu村的宁静夏天似乎突然嗡嗡作响,刘正龙的大坝头缓缓升起白烟,烟雾弥漫着糯米粒的焦糖气味,渗透着田野。

刘佳和他刚刚舔耳朵的邻居们迫不及待地想要聚在一起。金色的可乐爆米花散落在锡盒和竹筏里,让人忍不住吞下去。

上升的白烟中的玉米焦糖气味冲到脸上

“那时候,刘师傅炸了爆米花。孩子们响了,孩子们就跑了。声响后,他们跑回来了。他们赶紧吃饭,吃得很好吃。”方先权说,一年之后,二月份还有农历。第二,传统的“龙看”日,人们必须吃爆米花。

我一见到这些东西,闻到了熟悉的气味,就像打开时间机器的按钮一样,人们突然回到童年,回到了童年。

刘正龙的妻子热情地迎接大家吃爆米花

现在仍然带着工艺去市场

除了山谷的爆炸,刘正龙还抨击米饭,经过简单的加工,干米饭成了另一种食物。多年前,刘正龙和荣淑英最为高兴的是,这两个孙子记忆了他们自己的记忆,这也是爷爷的童年与孙子童年最亲密的联系点。

大米也可以加工

现在刘正龙的儿子正在这个城市工作,他和他的妻子并不痴迷于衣食,以及养老保障。然而,每次去活动当天,闲置的刘正龙都会带着他的黑色手摇爆米花机来到镇上。

“几十年来,我不能放弃这种技术,我可以把时间花在赚取零用钱上。”刘正龙说,现在一锅花6元,假期生意好,每天可以吹20-30盆。

爆米花也被释放

80年代后,唐春杰是一位在慈竹镇工作多年的干部。在他炸爆米花的时候,唐春杰记得那个。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病情不是很好。我不想谈论小吃。如果我能吃爆米花,那将是中国新年。爆米花是中国新年的记忆。”唐春杰说刘师傅是个简单的人,现在经常在慈竹看他。在农贸市场的角落里有一个爆米花爆米花。

街道突然变得充满了热情,爆米花的气味依旧漂浮着。”唐春杰说,很多孩子围着他叫他爆米花的爷爷,“看到这个,在场景中,与父亲一起爆玉米花的记忆会漂浮在你面前。”

重庆晚报慢讯新闻邮箱:

END

上游新闻重庆晚报慢报记者何浩/文茨镇照片提供